QQ咨询:943834066 | 首页 | 东方娱乐网 | 东方财经网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首页 | 资讯 | 科技 | 体育 | 财经 | 公益 | 游戏 | 热点 | 娱乐 | 消费 | 女性 | 历史 | 亲子互动 | 手 机 版 | 理财要闻 | 数码资讯

上海 | 教育 | 汽车 | 原创 | 房产 | 景点 | 美食 | 风光 | 游记 | 特产 | 名校 | 总结 | 职场技巧 | 企业新闻 | 旅游动态 | 东方教育

您所在位置 > 东方在线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君系掌门孟广宝否认掏空海润光伏 称仍被海润欠款

  • 2017-09-25 11:50:30 新京报 打印 复制 关闭 报错 字体 颜色 绿
  •   孟广宝否认“掏空”海润 称目前仍被海润欠款

    海润曾打算引入孟广宝为战略投资方,并将其写上公司展板。图为今年7月新京报记者摄于海润总部。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摄

      海润曾打算引入孟广宝为战略投资方,并将其写上公司展板。图为今年7月新京报记者摄于海润总部。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摄

      在关于海润光伏的是非看似已尘埃落定之时,从未公开现身过的“华君系”掌门孟广宝走出幕后、向本报独家讲述另一个版本的“真相”。

      在此之前的两个月里,这位辽宁隐形富豪的名字以一种并不光彩的方式与海润光伏联系在一起:“掏空海润光伏”“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种种指控之下,当时的孟广宝选择沉默。

      去年,光伏巨头海润拟引入孟广宝为战略投资者,并将其扶上董事长之位。今年7月,海润原管理层突然发难,以上述关联交易等问题将孟广宝罢免逐出。

      上周,随着“华君系”留在海润的最后一名董事辞职,华君系全面退出海润董事会。孟广宝选择在此时“让故事继续”。

      9月18日,孟广宝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他不仅明确否认关于关联交易的指控,还首次对外公开了他入主海润的台前幕后。孟广宝称,自己当初是在海润方面的主动请求下进入海润的,且对海润有大额的资金援助,截至目前,海润方面依然对其有欠款。9月22日,海润董秘问闻向本报确认,海润与华君系确有债权债务关系。

      华君系“告别”海润

      孟广宝首度现身

      两个多月前的一纸公告,让以孟广宝为代表的华君系和原海润董事会成员的矛盾首次公开化。

      7月10日,海润光伏发布公告称,独董徐小平提出罢免董事长孟广宝。公开资料显示,徐小平为法学博士、经济师,现为江苏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7月12日,海润光伏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解除孟广宝的董事长和总裁职务。罢免孟广宝的董事会会议结果为6票赞成、1票反对,孟广宝是唯一投了反对票的人。

      徐小平在议案中称,公司2016年财务报告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6年内控报告被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报告。孟广宝作为董事(长)对此负有直接主要责任。

      “导致审计机构否定意见的事项包括公司与董事(长)孟广宝实质上有关联的多家公司,在2016年度与公司之间有大额的股权转让交易、购销业务和资金往来等事项,上述交易事项部分绕开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的审批而实施,不受正常的管理体系控制”,徐小平称。

      今年7月,海润光伏董事会秘书问闻对记者表示,这是孟广宝担任董事长以来,公司高层首次有人要求解除他的职务。

      从孟广宝进入海润担任董事长,到其被公开要求解除职务,中间仅有15个月的时间。

      资料显示,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2012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晶体硅一体化产能位居全球第七,国内前三。

      孟广宝是香港上市公司华君控股实控人,华君系掌舵者,因长期以来作风低调神秘,被外界称为辽宁隐形富豪。2016年1月起,海润光伏开始筹划通过定增引入孟广宝旗下华君电力等作为战略投资者,但该方案今年初已经终止。

      这场始于7月10日的罢免风波引燃了外界对孟广宝的广泛质疑,一时间,媒体对孟广宝任内“利益输送”、“掏空上市公司”,对海润方面“引狼入室”的说法不绝于耳,孟广宝也被指为海润去年巨亏的罪魁祸首。近日,海润在一周内连续收到两封来自江苏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孟广宝也被要求“整改”。

      与海润原管理层的公开发难形成对比,作为事件当事人的孟广宝彼时保持了缄默。仅在7月21日回复交易所监管工作函时表示,“本人履行了勤勉尽责义务”。

      周一,孟广宝在大连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时称,当时曾想过开新闻发布会,但后来“选择了冷静”。9月16日,/*ST海润(即海润光伏)发布公告称,吴继伟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所担任的董事、副董事长及其他一切职务。随着吴继伟的离开,孟广宝掌舵的华君系在海润不再拥有一席之地。

      “(海润一事)算是一个天大的笑话”。9月18日,孟广宝在大连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这也是素有“神秘”之称的孟广宝首次面对媒体。孟广宝告诉记者,自己因海润一事感到“伤心”。

      受邀成为“白衣骑士”

      曾谋划重组海润

      和目前公开信息中所呈现的经过有所不同,按照孟广宝的说法,华君系与海润的这场恩怨早在2015年末就已经开始。

      “2015年12月24日,杨怀进来香港找我,请我支持流动资金”。孟广宝向记者回忆,这是自己与海润方面的第一次接触。

      作为当前海润的第一大股东,杨怀进为光伏行业前驱,被称为“光伏教父”。今年初,由于在内幕期减持避损,杨怀进被证监会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等职务。

      按照孟广宝的表述,2016年初,海润光伏遇到了大麻烦。“海润被联合光伏‘锁喉’了。88亿订单,签了后(海润光伏)交不了货却拿了5亿多,对方就把他起诉了。”孟广宝称。

      联合光伏的公告佐证了相关事实:今年1月的公告中称,因海润光伏未达成之前签订的合作协议,为此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要求(海润光伏)退还已支付的预付款5亿港元及其累计利息,同时还要求后者支付约2亿港元的违约赔偿。

      联合光伏实力雄厚,属大型央企招商局集团旗下。早在2015年5月,联合光伏和海润光伏签订协议,联合光伏收购海润光伏在国内的17个光伏电站的全部股权,总额约为88亿元,创下全球光伏电站单笔收购总额的新高。

      对于当时已经被披星戴帽的海润而言,这笔大单对其“保壳”意义重大。

      因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年净利润为亏损,海润股票已于2015年4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从“海润光伏”变更为“*ST海润”。如果2015年无法扭亏,就将被暂停上市。

      孟广宝此时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我觉得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后来我就让吴继伟成立一只基金,叫华财基金,把这个债给接了,(海润)免去了诉讼之苦,它就恢复上市能力了”,孟广宝称。

      2016年1月,海润光伏宣布与联合光伏、全球高增长行业系列基金独立投资组合公司签署《转让契据》。“联合光伏将撤回仲裁申请,仲裁申请中暂估的2亿元港元的违约金风险将不再存在,因此将消除该仲裁事项对公司业绩可能造成的不确定性影响”,海润在公告中称。

      9月21日,海润光伏董秘问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华财基金是华君方面介绍来的,和全球高增长行业系列基金独立投资组合公司是母子公司的关系,其承接了债权债务关系。

      在应对联合光伏压力的同时,海润光伏在筹划定增,孟广宝的华君系成为主要定增对象。

      根据当年1月定增方案,华君电力拟分别以不超过11.8亿元和源源水务80%股权预评估作价4.1亿元认购海润光伏本次非公开发行的59134.96万股股票。发行完成后,华君电力成为海润第一大股东。当年4月,孟广宝也被扶上了董事长之位。

      “(杨怀进等)三番五次往营口跑,求我去海润(当董事长)”,孟广宝说。

      根据孟广宝的说法,他被邀请进入海润实质上是去做担保,“那时候海润没有大股东,没有担保人。对方告诉我,我不去的话企业就周转不灵了。”

      在帮助海润渡过难关的同时,孟广宝对海润也并非无所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孟广宝说,从光伏的角度讲,海润毕竟是老品牌的光伏企业,“所以我的想法是,华君电力重组海润,目的就是重组”。

      15个月任期内连受非议

      否认“内控缺失”“关联交易”

      随着孟广宝的到任,不平静的15月任期开始了。

      在人事上,随着华君系的进入,海润高层发生密集调整:华君陆续还派了王德明、吴继伟、李安红担任海润董事。有媒体称,一段时间之内“华君系”控制了5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的4席,表明华君系基本控制了海润。

      据新京报记者今年7月的调查,随着华君系进入,海润的发展方向发生调整,以去年海润的频繁投资操作为例,业务方向为地产,区域投资重点则以辽宁营口为主。地产正是华君系的主营业务之一,营口则为华君系的大本营。

      2016年7月,海润光伏与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管委会签订协议,拟携手共建“沿海科技创新创业生态产业园”,该项目总投资50亿元。另有统计显示,在海润光伏去年公布投资设立的39家子公司中,有11家子公司涉及房地产投资开发、建筑设计领域。

      有自称是海润内部中层人士称,海润光伏的主营业务不是房地产,但在孟广宝影响下,海润光伏去年成立了十几家涉及房地产的公司。

      在光伏业务上,华君系也搭了海润的“便车”。

      今年7月,记者曾前往华君系旗下企业中科国能,当时,该公司大门标志已经改名为海润太阳能电力(常州) 。海润光伏董秘问闻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与海润光伏没有股权关系。

      在孟广宝“主政”之际,海润发生了所谓的“内控缺失”风波。

      据大华会计所今年4月出具的审计意见,2016年,海润光伏为上海保华万隆置业 进行16亿元的借贷担保,后者实

      控人为孟广宝,这笔担保业务“未经过职能部门申请和管理层审核,直接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此项内控缺失”。

      18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专访中,孟广宝对此予以断然否认,“(关于此次担保事项)我该走的程序全走了。他们(指海润一方)不完善手续,等出事他们就把这些往我身上一推。”

      他透露,所谓“职能部门”具体是指海润金融部,而自己的这一担保事项已经过该部门部长叶建红。“经过他(叶建红)了。他也是副总裁、管理层。”孟广宝认为,是杨怀进等高管“故意遗漏这些细节,不如实反映”。

      除了所谓的“内控缺失”,外界的另一质疑集中于关联交易。

      今年4月底,海润公告称,认定部分公司“本期与本公司虽然法律上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实质上构成关联方”,其中包括常州正信新能源 、常州中融能源科技 、江苏中实新能源 、常州市高达新能源 、常州中顺国能新能源科技 、句容中友光伏科技 。

      孟广宝称,包括常州正信、高达、江苏中实等公司与自己完全无关。而部分公司则是后来才归属自己名下,“中融、句容中友原来不是我的,后来我才买来,之前产生的交易不能往我身上转。”

      9月21日,记者致电工商资料收录的常州市高达新能源 和江苏中实新能源 ,提示已经停机。常州正信方面则向记者否认了“关联交易”一说。

      9月21日,海润光伏董秘问闻对新京报记者称:“我们也不认为是关联交易,(关联交易)是会计师认定的。” 至于会计师有何依据,问闻回应称:“他们(会计师)是按照关联交易、关联方、包括上市规则、会计准则的兜底条款去认定”。问闻还向记者表示,当时这些客户、供应商“应该都是华君方面推荐的”。

      记者随后致电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电话无人接听。

      一位会计所人士对记者表示,“实质重于形式”是会计准则之一,也体现了会计审核的谨慎性,以尽可能保护上市公司利益。他援引上交所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实施指引称, 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认定的其他与上市公司有特殊关系、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利益对其倾斜的法人或其他组织,为关联法人。

      “秋后算账”

      孟广宝自曝债主身份

      “说我掏空他(海润)?”孟广宝表示不认同:“谁都掏不空海润,因为没啥可掏的东西”。

      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海润常年处于亏损状态:

      2013年、2014年亏损约2.03亿元和9.48亿元。2015年虽然扭亏,但扣非后仍然亏损。2016年,海润亏损11.79亿元。今年上半年,海润又亏损5.02亿元。

      有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爆料,海润的亏损与其自身管理层有关。

      按照该人士的说法,海润的亏损与一家名叫“宜兴永能”的公司或有关联。

      “它(宜兴永能)是冯国梁的个人公司,(冯国梁)是杨怀进(海润光伏原董事长)徒弟”。“宜兴永能把订单先接过来,然后海润给他供货,利益归他,海润只能赔。”

      该知情人士称,海润内部存在腐败,而孟广宝“触动了这个小团体的利益”。

      工商资料显示,宜兴永能新能源投资 大股东为无锡市和光新能源科技 ,后者大的股东显示为冯国梁。公开信息显示,冯国梁曾任海润光伏副总裁。

      9月21日,问闻对新京报记者否认了关于“腐败”的说法,问闻称,不清楚宜兴永能这家公司。“我们有自己的客户、供应商,为什么要通过代理去做?”

      问闻还表示,冯国梁已于2013年离职,至于冯国梁的公司和海润现在是否有业务往来,他表示“不清楚”。

      无论海润这几年亏损的真相如何,对于海润和华君两家企业而言,双方的“切割”已经开始。

      7月28日,华君系旗下的海润太阳能电力(常州) 发生工商变更,其去除了海润的色彩,改名为华君电力(常州) 。上周,华君系高管、海润副董事长吴继伟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而截至目前,备受争议的所谓关联交易已大幅削减。

      问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和华君下面的公司关联交易都很少,基本没有了。”

      孟广宝昔日带给海润的大项目也发生波折。今年8月,海润发布公告称,与当地政府协商一致,放弃在辽宁营口的产业园投资项目。根据此前官方消息,该项目总投资达50亿元。其后,记者自华君方面获悉,其接盘了这一项目。

      双方关系出现裂痕后,华君系也开始追讨资金。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孟广宝首次披露了自己与海润光伏之间的债务关系,并表达出“清算”的态度。

      孟广宝透露,华君给海润担保的总金额有19.8亿。“我还找金融机构给他融了20来亿,是我暗中担保的。”

      海润光伏董秘问闻在向记者回应这一问题时称,“我们这边的确和他有债权债务关系,这段时间也在做对账、清理工作,对账结果出来也通过资产处置等方式来解决。具体金额不太确定”,但“肯定没有10亿以上”。

      仅从2016年财报上看,海润自华君方面拆入的资金合计32起,约5亿元;向华君方面拆出资金约3.3亿元,远低于前者。

      孟广宝告诉记者,自己一度打算以诉讼手段解决资金问题。“现在对方不想让我起诉,正在用无锡的一块工业用地抵债”。

      对于以无锡工业用地抵债一事,问闻表示,该事项还没走到实质阶段,还在谈判过程中。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辽宁报道

      (来源:新京报)

      东方在线:http://online.dongfang8.com

    版权声明

    1. 本站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共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本站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东方在线,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3. 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直接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合作媒体 | 法律声明 | 返回顶部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东方在线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 Copyright © 2008-2017 online.dongfang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备09061359号 QQ咨询:943834066
  • 《全国网络传播联盟》、中国网络电视台联盟、《全国地方媒体》核心成员